雅昌首页
求购单(0) 消息
散子SANZI首页资讯资讯详细

【动态】《学诚》散子

2021-09-15 16:45:30 来源:散園闲话作者:散子 
A-A+

frZboU6vHndUqvLIDKIqKSHkz1HTNZz7Z4ROqNzf.jpg

  再来广化寺,已是整整三十一年后了。今天……烈日当空,当我踏进广化寺的庙门时,我知道:学诚应该不在,诚然:没有了学诚的招待,我仅仅是一个路过观光的普通“信众”罢了,固然,广化寺内也无人识得我,从而:广化寺大门口的一堆女信众们,疑虑我对佛的敬意、也在“情理”之中,自然:也怪我只顾盯寻着广化寺内的“方丈”之门,从而引起了她们的“警觉”……。

  三十二年前,我第一次来到广化寺时,便是要求学诚先带我去到他的“方丈”室门楼前照像合影。学诚小我一岁,却高出我半个头来,因此,在合影时,学诚还特意让我站在他前面一点,以此在合影中显现和我尽量少的“差距”。……那时,学诚对我是好的,尤其是做了一顿十分丰盛的全素宴席来款待我,以至于让我惊讶得半天下不了筷子,素宴席上那栩栩逼真着的“红烧肉”“狮子头”以及“清蒸鲈鱼”等,至今让我难忘!

  ……我自小喜欢描绘“江山”,尤其记得“黄山归来不看岳”的名句,于是、在我拿到艺术院校的录取通知书后,我便是选择先去黄山。……黄山的美,让我手不停歇,直画到天黑,才想起来住宿一事,便急急赶到玉屏楼宾馆求宿。……那里还有床位啊?只见人山人海,好在其时的工作人员都善良着,便安排我住在宾馆通道里临时搭建起来的单人上床位上。……在简单收拾好床位后,借着不怎么明亮的灯光,我便一直埋头整理和修改我在白日里的写生稿子,到凌晨二点多钟时,忽然,拥挤在我邻床位上的一对年轻男女干起了“坏事”,微小而又特殊的声音影响到了我,更影响到了我对面下铺上一个和尚模样的年轻人,……我看见那和尚模样的年轻人从床上坐了起来,也不张望,而是直径打起坐来,那姿势那谦诚、让我徒生敬意,便想要结交于他,于是,我一边等待一边静心继续整理画稿,直至黎明时分。然后,我就邀请那和尚模样的年轻人外出共进早餐,于交流中,得知他叫学诚,是中国佛学院的在校生。早餐后,我和学诚一起去观日出,于观日台的岩石边,我们碰到了那对半夜里起来干“坏事”的年轻男女,但学诚也只是平静地对视了他们一眼,我……则跟着也瞬间收取了本想露出些诡谲的笑脸。

  ……我和学诚聊了很多很多,包括我对佛的疑问,学诚也一一作了回答,也包括我对学诚的疑虑,学诚亦不回避,同样一一作了回答。到和学诚分别时,我们已是有些相互不舍……。此后,我们每月最少都有一两次通信,记得在学诚的首封来信中,还特意向我书写了一句成语:“白头如新,倾盖如故”,来描述我和他的知遇之情。……大约一年多后,学诚告诉我、他已考取了佛学院的研究生,再不久,又告知我他研究生尚未毕业,就要回到广化寺去做方丈了……。

  广化寺坐落在福建的甫田市(现在已是了中国寺庙的“楷模”),有着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。广化寺历来官方背景深厚,自然名僧辈出。学诚做方丈时才二十四岁,是当时最年轻的大寺院主持(一把手),加上其多年受教于赵朴(初)老,从而一路高升,直至了中国佛学院院长和佛教协会会长,其相关对等的官方身份是全国政协常委……和下一届可能的全国政协副主席。

  在学诚步步高升的那个阶段里,我却是在为生计而苦苦奋斗着,自然没有了学诚的消息,直至某一天,我应邀来无锡灵山寺庙画壁画,当时灵山旅游开发公司的吴董事长邀我午餐,其间偶然聊到了吴董事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请到学诚将来灵山寺庙剪彩,我才重新知道了学诚的“下落”。兴奋之余,我说出了和学诚的“关系”,无奈吴董事长只是一个劲地摇头(心想眼前之人怎可能是德高望重的学诚的“朋友”?),终归不肯告诉我学诚的联系方式……。

  ……于第一次来过广化寺后的第二年(即三十一年前)暑假,我再次来到了广化寺,但这次学诚没有专门给我做全素宴,相反,还特意安排我和寺庙里的和尚们一起用餐,结果……我吐了,在坚持为和尚们上完两堂书法课后,我便匆匆向学诚辞行(记得我回到家里后,第一件事便是给跟我学书法的广化寺弟子们寄来了一批毛笔和宣纸)。仍然……学诚亲自送我到寺庙大门口,然而,这次学诚特意送给我了一些他专门挑选的有关佛学方面的书籍,和一幅当地绣女们集体刺绣的一幅绢面金刚经书法作品。……于回去的火车上,我便开始翻阅这些佛学书籍来,在其中一本我已记不起来是什么名字的书上,我看到了有篇专门论述学佛之人如何戒色的文章,文中的大意是:……当你看到一个性感的美女而有了生理“反应”时,首先你要想到美女是因为穿了漂亮而又性感的衣服,然后呢……衣服的里面是美女的皮肤,皮肤的里面是美女的血肉,血肉夹杂着骨头,最后是美女的肠子,肠子里面全部都是美女的粪便……。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还会对这个美女有性欲吗?我合上了书,不自觉地、露出了一丝疑虑的微笑。

  时光飞逝……于两年多前,我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有关学诚的负面信息,不久,我又看到了官方发布的“重磅”消息:学诚被停止一切活动。……我……一声叹息,却也没有特别的惊讶,只是心情有些沉重,……反倒是:替学诚释怀了不少。

  ……记得是在二零一三年,我委托北京一位有能耐的挚友联系上了学诚,当时学诚也正好就在北京他一手打造起来的龙泉寺庙里。……龙泉寺的大名我早就如雷贯耳,听说:寺内科技感十足,包括拥有许多位名牌大学毕业的和尚,以及多位某个特殊专业毕业的顶尖博士。……于百忙之中,学诚接见了我,尽管我还有些成见于他的秘书接待我的方式(令我有些不悦),但终归学诚是一直记得我的,于我们短暂的交流过后,学诚送了一套他的新书和一些茶叶给我……。出得龙泉寺大门,我也向挚友直摇起了头:学诚已经不是了当年的学诚!……也难怪:身兼法门寺、龙泉寺、广化寺三座大庙的方丈以及佛界首领,学诚当然一定是忙得不可开交并高高在上惯了!……但我、只是默默地祝福学诚平安……平安……再平安!……不曾想,最终、学诚还是出事了,是学诚“修行”不到位吗?还是我们相识时的那个夜晚,我邻床上的那对狗男女所干“坏事”一直存留在了学诚的心底?

  今天的广化寺,规模已是了三十一年前的数倍……这是学诚的“老巢”。尽管我很有遗憾:这次来广化寺,居然没有一个曾经跟我学习过书法的“弟子”认得我,甚至当我向他们打听学诚的消息时,都还要用异样的目光审视我一遍。……但我仍感欣慰,至少、我找到了曾经和学诚一起合影时的旧处-“方丈”室前,以及似是熟悉的和尚食堂。……继续……沿着台阶,一步一步、一步一步,我转到了广化寺的后山上,想当年:学诚正在此处接见日本来的高僧……。凭心而论,学诚和我并没有多少“知心话”要讲,出家人的他,在我面前总就一直是稳重着的,于我们的通信里,也仅仅限于通报各自学习上的进展,除了相互鼓励的言语,我们从来都没有探讨过有越“雷池”的内容。……今天,回头来看,毫无疑问,学诚仍然是成功的,只是佛家好像没有“成功”之说,而作为基督信仰者的我,也早已对佛不感了兴趣,恰恰……现在我只关注和关心曾经在我心目中十分高洁的朋友学诚,他现在在哪?干嘛呢?平安吗?还好吗?带着这样一个单纯得不能再单纯的目的,我不远千里,第三次来到甫田,以为在广化寺里能探到学诚的消息,然后去找他,给他一个惊喜、一个拥抱、仍然……一起去吃着素素的早餐。……唉!世俗可憎着呢!本是广化寺里墙报上应有的历届主持的名字都没有了学诚。……有些茫然的我,失落地坐在广化寺尽头的台阶上,迎着微风,我远望着甫田城:……高楼林立并车水马龙着的甫田,该有学诚多大的功德啊!……忽然间,我居然有了一丝困意,于朦朦胧胧之中,我看见学诚正向我挥手……,我急忙上前,却是问他,学诚:我原来在你的方丈室里见到过的那个白色浴缸,应该还在吧?

  物是人非……近些年来,世界有些“诡异”,以至于我的多个好友或故友陆续相继“出事”。……但无论他们是何身份、是何缘故,结合我自己:……唉……都不容易!但我一定要设法找到学诚的,因为不久的将来,也许我也会有“失踪”的那天,同样……也许:我的故交、旧爱也会偶然想起我来,但那时,我和学诚应该正在天堂里相谈正欢。

  ……学诚曾经很“威风”!听我北京另一好友说:于某次的一个全球性宗教大会上,是全场起立鼓掌、迎候着学诚进的会场!……所以,我也是沾了学诚的一点光的,比如,于某个自认为有必要的时刻,我便会有意无意地把学诚挂在嘴上。……当然,学诚如没事,我反倒肯定是不会写成本文的,有佛曾说: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”?但我永远都会记得:于黄山上,和学诚在一起短暂而快乐并纯粹着的时光!纵然……人总是会留恋着自己的躯体,而忘记自己还有灵魂,那么、尽管已是了高僧的学诚,难免也有忘记的时候……。对了!佛家是只讲“轮回”的,“六根清净”是学佛人一辈子的“追求”。……我曾经也真心学佛过,于浙江某个山庙,也做过捐助,却在我某一次“偶遇”神后,包括本还想去学诚的寺庙里“出家”的念头,迅速土崩瓦解……,更突然间知晓了自己的“原罪”,尤其是我灵魂的归处。……从而:喜乐、安康,是拥有躯体的人们在地上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存在方式,……“沉舟侧畔千帆过、病树前头万木春”!一概都是浮云!……所以:拥有躯体的个体,得意时可以尽欢,但作为神属的灵魂,忘形……就必定会要受到惩罚!……春秋时期老子的名句“福兮祸兮、祸兮福兮”,也是合理存在的证据吧……但愿人长久,学诚水无痕。

  2021.9.15日完成于散园

8bKrHpROHzaLnY3C7wiMAVa4Mii9bG5PjI2Cnr3Q.jpg

Z1eOUuDnduzdCENFrKouWYPf3lJj1txCf5oFLk06.jpg

OE6fbnPjmDZrWgDixW3Gj39JsTKcdnEUkX1HfpsO.jpg

lTHOiceoOnuKyvAky3bDcCwT7GqxtdYnC0RZOduU.jpg

  散子:祖籍江苏扬州,现居苏州,自由作文者和职业画家,是维基百科人名收录者并多所大学客座教授。曾先后于上海、北京、香港、新加坡、吉隆坡、台北、迈阿密、洛杉矶等地举办个人作品展。商务印书馆等机构出版散子著作有:《非道》、《画道》、《文道》等。

该艺术家网站隶属于北京雅昌艺术网有限公司,主要作为艺术信息、艺术展示、艺术文化推广的专业艺术网站。以世界文艺为核心,促进我国文艺的发展与交流。旨在传播艺术,创造艺术,运用艺术,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全面发展。

联系电话:400-601-8111-1-1地址:北京市顺义区金马工业园区达盛路3号新北京雅昌艺术中心

返回顶部
关闭
微官网二维码

散子SANZI

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
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

分享到: